一、七郎,七郎

图片 1

“七郎,七郎……”

关注 2087318

“哪个人,何人在叫我?”

献吻 7

“杨家七郎,七郎……”

献花 3

睁开眼,只看到迷迷蒙蒙的一团白雾,万箭穿心,乱箭射死的惨痛一度变成一团虚空——

尾田荣一郎

“你是来带我走的么?”

英文名:

“……”

Oda Eiichiro

杨七郎挣扎着出发,望着身前欲言又止的小鬼,想到自己至今生死不知的多少个兄弟,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是现在,就是拼着想落下泪来,也找不着泪水了。

性别:

被那佞臣绑在树上的时候,他现已酒醒,就是忏悔自己一时混乱被奸人怂恿着贪了杯,也终究知道,那朝堂,只要还有这个统统迷恋权势的佞臣在侧,忠良便再无起色之日,更何况,身着黄袍的那位,心里恐怕也不是何许都不明了——

想她杨家,满门忠烈,近年来四伯与四弟们下跌不明,小弟二哥四哥皆身死敌国,自己也死在奸人手中。家里就剩下女孩子和子女……

民族:

这小鬼看七郎久久不抬头,倒是懂事道:“杨七郎莫伤怀,杨门忠烈,功德深厚,阎王手里记得清清楚楚,请神速随自己下地府见阎王爷,到时加官进封,还望大人莫忘了小的则个。”

身高:

七郎仍旧碌碌无为,却也是听话地起了身。小鬼一看,咧着一张纸糊的合不上的大红嘴,上前一握,便是一阵烟起,转眼消失不见了。

生日:

站在奈何桥边,小鬼立即松手了手,上去跟孟婆打招呼。

1975-01-01

“孟姨妈,小芝子给您致敬。”

体重:

孟婆正悠闲地抽着烟,长长的烟筒惨白惨白,骨节凌厉,七郎觑了一眼,才看清,那肯定是人的一截腿骨。

生肖:

“小芝子的嘴依旧那样甜,后天是何等职业啊?”说着一个眼神,丢给身旁援救的小鬼,一碗孟婆汤就被放到了七郎手中。

小芝子一看赶忙拦了,“三姑您有所不知,阎王爷今儿个派小的到地点去,是为了接一个人。”说完,一伸手把汤碗从七郎手中拿过来,塞给了非凡小鬼,一脸笑着看孟婆打量杨七郎。

国籍:

孟婆即便叫孟婆,可好歹也是被阎王扣了三十年阳寿,生的仍旧一个二十转运的婆姨模样,一身玫红镂金的公主裙,手上玉环,头顶珠翠,眉睫上或多或少黄色,端得是一副邻家美妇的俏模样。小芝子果然嘴甜,一声声的“二姨”叫下来,自是比那孟婆动听许多。

日本

孟婆不虚心地来来回回放了个够,点头道:“好一身煞气!”

星座:

小芝子一听更欣赏了:“是吗是吧,阎王说了,这一身天生的煞气莫要辱没了才好,自是有封的。”

魔羯座

孟婆听着点点头,冲还端着碗候在单方面的小鬼摆摆手,小鬼这才端着汤下去。

出生地:

“那就快去复命吧,想吃糖回头再来找我。”

扶桑熊本

小芝子一听,嘴都快咧到额头上了,总算有了点小孩子天真无邪的榜样,拍手叫了声好,就敏锐地拉了七郎,过了奈何桥。

血型:

过了桥,出现了两条岔道,小芝子躬身引道:

A型

“七孩他爹那边请——”

职 业:

七郎看过桥的人纷纭往另一条岔道上走,还未出声询问,便听小芝子解释道:“娃他爹莫疑,过了奈何桥,本该先往第一殿去,查对生卒小时。那条岔道是明日为了迎接丈夫到任特意开的,平日人是看不见的。”

作家

“这么说,那阎王爷殿真有十殿?”

结束学业院校:

小芝子看七郎终于愿意搭话,便讨巧道:“相公圣明,十殿阎王爷各司其职,每一殿阎罗王都守着一门鬼世界,这一门鬼世界底下又分了十多个小鬼世界,功过是非,奖惩赏罚,自是公平,一分不多,一分不少。”

华夏南海大学工学部建筑系肄业

七郎面色沉沉,半晌,颤声道:“那我杨家八子,一共来了几个人?”话音未落却已微带哽咽。

所属集团:

小芝子看七郎动容,心道:“阎罗王不令人喝孟婆汤,那前世尘缘未了,如何是好得了那地府的工作?”

代表文章:

“小芝子只是个更加跑腿的小鬼,生死簿我们哪有机会得见,杨家满门忠烈,纵是大家阴司之人也是心怀感佩,即便是来了这阴曹地府,也不会有人难堪的。”

海贼王

七郎眼角微湿,不佳意思当着小芝子的面擦,便看他转身接着往前走了。

尾田荣一郎,1975年诞生。故乡在日本青森县。自1997年起,在周刊《少年JUMP》第34期上上马连载代表作《ONE
PIECE》。那是一个高超的海洋冒险故事,受到了普遍年轻读者的利害追捧。现在集英社漫画《少年JUMP》的首先小编。

路不长,很快就看到了一个昏暗的衙门,小芝子止步门前,朝七郎一躬身,道:“娃他爹请。”

星路历程

关键小说:《ONE
PIECE》(又译:《海贼路飞》/《海贼王ONEPIECE》)《ROMANCE
DAWN》、《WANTED!(又译:《尾田荣一郎短篇集》)、《WANTED!通缉英雄》、《WANTED!来自上帝的礼金》、《一鬼夜行》、《MONSTERS》、《ROMANCE
DAWN》(《ロマンス ド-ン》)

言毕便丢掉了踪影。

七郎看了看衙门口的牛头马面,撩起下袍就进了大殿。

“杨家七郎何在?”

殿中无人,只听一道沉厚的鸣响响起。

七郎微微怔愣,这声音为啥莫名耳熟——

“杨门七郎在此!”

话音刚落,殿中须臾间燃起冥火,青铜色的火舌,诡异地纵身在石壁间,大殿正上方高悬的王座上,一个皮肤漆黑的阎罗王正襟危坐,眉目间一点弯月,不正是——

“包大人!”

七郎阖首下拜。

“不敢当不敢当,七郎休得如此!”

碰巧还高坐大殿的阎王转眼就到了眼前,扶起七郎,亲切道:“你自己后来都要在那阴司任职,何须如此客气。”

“大人,我……我杨家满门忠烈,竟落得那样下场,我心有不甘呐……”

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是未到伤心处。

包孝肃徐徐叹了口气,对七郎道:“天道伦常,轮回千载,天命难违。七郎莫要伤怀,前尘往事,俱已随风。”

“唉,大人,您难道就甘愿望着那朝堂一迟暮似一天?难道就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大宋江山拱手让人?”

包待制拍了拍七郎的肩:“七郎,你现在已不复是杨家人了,红尘万丈,你既已到了此间,就绝不再怀想俗世是非恩怨了。”

“大人……”

“来,本王那就把受封印信给你,再带您拜见其余九殿阎王爷,未来你专司孤魂,少不得跑腿,多认识些人,办事也便于。”

包中丞一抬手,便有位学子打扮的青面鬼魂送上一卷乌黑的锦帛,上头一块凝脂一样的印章幽幽泛着光。

七郎忍不住多看了那书生两眼,只以为熟稔,回头就对上包公含笑的眼。

“那恐怕是——”

“不是公孙先生,只是肖似罢了。”

那鬼魂飘飘渺渺而去,若不是那大殿太过阴森,白衣飘飘倒有几分谪仙之感。

七郎心中正感慨,就听包龙图在边际似叹非叹地说:“他早转世去了。”

想她自幼听着包大人的故事长大,那故事里总有一抹白衣,在甘之若素默默扶助着那位万民心中的好官,不惧强权,不畏豪强,为民请命,这一片青天是他们手拉手顶出去的。近年来,他们照旧离散东西,一个如故高悬明镜,另一个早已消失在滚滚红尘里了。

是否和谐的老小也会这么?

包孝肃带着七郎首先走访的是第十殿的阎王爷,都市王。

“这第十殿专司循环,明辨善恶,投转往生,算是阴司处理的末梢一轮,日常里公事还不算太劳顿。”

七郎跟着包中丞一路往前,不是有骑行的阴差行礼。这个面目冷酷的鬼差大都看不出表情,或只有一个神情,七郎那才想到,自己生前被那潘仁美割了额肉盖住双眼,恐怕样子也凶狠可怖得很,便逐步习惯了,总是境遇那半肉半骨的要命人,也不觉恐惧。

走到门口,早有鬼差等候,恭恭敬敬迎了五阎罗王和七郎进去。

大殿四周的墙上挂着暗红刺金的帷帐,上面绣了善恶因果报应的敬世图,刀山火海,瑶池仙台,飘渺在目,七郎只听一声惊堂木起,一个沮丧的音响道:

“勾结淫妇,构陷糟糠,攀附权贵,入畜生道。”

堂下男人披头散发,一双光脚上鲜血淋漓,明显是刚从鬼世界里捞出来的楷模。

七郎抬眼看堂上的人,一身黑暗的蟒袍,金色的暗纹在冥火中忽闪忽现,透着不可置疑的整肃。

一旁的判官手握纸笔,迅速记录后,小鬼上来押走了男人,十阎罗王这才从殿上下来,拱手道:“五殿下。”

“十殿下,那位就是后天就职的七郎。”

十阎罗王一张小脸,丹凤眼的眼角微微有些上挑,薄细的嘴角略显尖锐,配上一个尖俏的下颌,是张尖锐细嫩的美女脸,可惜眼角眉梢皆是冷意,就连看人的神色都来得冷淡暴虐。

七郎疾速行礼,十阎王爷打量着她,也逐渐回了个礼,神色间淡淡倨傲,半晌道:

“我那里还有事忙,就不扯着五殿下了,两位请吧!”

七郎心中讪讪,包孝肃却不以为杵,周详地行了礼,带着七郎退了出来。

“大人,那位十殿下……”

包青天笑着拍拍七郎:“他从业轮回,专判因果,性子清冷也在所难免,说实话,我向来没看他在文书之外说过如此多话。”

七郎呐呐点头,跟着包待制往下一个阎罗王那儿去了。

九殿秦广王专司阿鼻鬼世界,若说十殿里挂着暗红的帷幔,那九殿就是血海翻腾。抽筋拔骨,挠舌剜鼻,大鬼小鬼齐上阵,惨叫声刚到门口的包孝肃和七郎听得一五一十。

九殿平等王亲自候在门口,他袒露的穿戴肌肉纠结,刺了花纹繁复色彩艳丽的纹身,七郎来不及细看就见他迎了上来,对着包公亲切道:“五阎罗王,别来无恙啊!”

“九殿下,近日可好?”

“那位便是杨七郎了?”

“殿下好眼力。”

同一王打量着七郎,满意地方点头:“果然一表非凡。”

七郎想到自己被剜下来的额肉,马上黑线,想这阴司的审美还真是异于人间。

那是,一个青面獠牙的小鬼跑上来,大叫道:“阎罗王,磨心地狱里那么些新上手的小鬼每个轻重,又磨晕了一个。”

九阎王爷一听,皱眉道:“怎么这样不知轻重,贻误了功夫,十殿又要来催了。”

“说的是啊!”

说着拔腿要走才想起包待制和七郎还在,便发话道:“七郎可有兴趣到自家这磨心小鬼世界去看看?”

包龙图道:“也好,让他多看看,尽快精通起来,将来可以办差。”

一行人随后这小鬼往下走,幽幽下到了十一层磨心小地狱,之间个壮汉拿着一支英雄的矮子,正在一个被剖开了胸脯的男人身上一点点磨动,身边还站着个披发的鬼差,鲜明是刚刚操作不当被言三语四了的那位。

“三重一轻,心尖,心房都要看管到,力道控制好,别再把人折腾晕了,醒不东山再起贻误了时间,十殿这边会派人来催的。”

“是。”

七郎靠近了才察觉不行新就任的小鬼板着脸,神色有些眼熟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